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廖信忠 > 一间普通咖啡店的普通数日

一间普通咖啡店的普通数日

第1天 
 
那天晚上远远就看到霓虹灯闪呀闪呀,招牌上用俗气字体写著"存忆 cafe bar",我第一个反应,哈哈哈,又是一间充满暧昧气味,裡面有很多叫小兰、露露、萍萍的50up卷发大妈陪吃喝的老人茶室。
 
「啥!竟然真的是普通的咖啡店?」
 
我走了几步路忍不住又倒了回来,简直是我看过最破的咖啡店。
 
那种破不是复古的那种破,是真的本身就散发出那种很破气息,咖啡器具外,其他牆上的一些玩意,全部都是有年头的东西。
 
我知道台南这几年很多老房子改的民宿咖啡店啥的,可是这间店未免也太破了,破到亲切感喷涌而出那种破。
 
我要了一杯美式咖啡,等了很久,因为老闆做单品咖啡不是用手冲,而是一杯杯慢慢用虹吸壶做成。
 
在等的时候,我随便走到这间房子的后面房间,无语了,桌上还有几本上世纪六十年代的破漫画书。
 
小小的店内已经客满,我坐在门外,呃....桌板是不知道那个过气地方政客门上扁额拆下来。
 
随便跟老闆聊了几句,原来他以前在五星级酒店吧台干过几年后出来开店,问他怎麽找到这裡,他只说房租便宜啥啥啥的。
第2天
 
我又路过,客人比较少,就跟老闆多扯了几句。
 
在这个年轻人开咖啡店店名必用洋名的时代,店名"存忆"尽显老派,再加上这种俗豔的霓虹灯....台北下来的文艺青年大慨看了会昏倒。
 
我直觉就是,这店名一定跟女人有关,老闆"嘿嘿嘿"证明了我的猜测,我发現他笑起來真純情可愛。
 
原来他那时候要自己开店时跟女朋友分手,自己一个人很伤心就骑著摩托车在台南到处乱晃,于是看到了这间老房子。
 
他说,房子快一百年了,在此之前已经荒废30年没人住,他找了好久才找到屋主后代,原来他们都已经搬到台北去了,只是这间老屋的产权在后代太多人手上。
 
要拆掉卖嘛,财产分配也有点困难,要重新装修嘛,又嫌花钱,就一直放在那不管了。
 
我想到台南这个城市,都市更新为什麽一直搞不起来,就是因为土豪们都不肯卖掉他们家的"起家厝",虽然发达了都搬到台北,但只要偶尔回来看看家还在心裡就很安心。
 
第3天
 
晚上我又路过了,顺便喝一杯,很奇怪的,总有一些店,让你感到气味相投,天天会去,变成你生活的一部份。
 
去的时候,一年轻老外坐在吧台前弹吉它,旁边另一老头老外吹著笛子合奏,气氛欢乐的不得了。
 
原来年轻老外叫迈抠,是个常客,而老头是来台湾参加朋友婚礼,路过小店就进来坐坐,他随身都带著笛子,见迈抠弹得欢快,也忍不住吹起笛子来,后来老头接过吉他,跟迈抠交流起吉他技法,唱了几首小曲,唱罢,店内响起掌声,店外路过的邻居老头也拍拍手,自顾自的走去。
 
老闆说,开这个店不错啊!每天晚上都有人唱歌给我听。
 
第4天
 
中午我又路过,你说我怎麽天天路过,因为店在我住的民宿与市场路上,每天经过这条路,我都在思考要吃些什麽,在台南这座城市,思考这一餐该吃些什麽,真是个伟大的命题。
 
这一天特别冷,我在北回归线以南的台南,竟然也可耻地穿上了秋裤....
 
那一刻,我觉得我的青春结束了。
 
对于一间老屋改造,室内外空间模糊的咖啡店来说,也是冷到不能再冷,罕見的低溫,没有客人,老闆显得有点烦脑。
 
我一天来回这条街好几趟,每回都瞄一下看店裡,有时几个客人坐在吧台前聊天,有时老闆在煮咖啡,有时没客人他坐在沙发上打瞌睡,从路人旁观的角度来看,都像是剧场中的一幕景。
 
没客人,我就比较多时间跟他聊天,主客两人都发著哆嗦,聊一聊他竟然开始煮起味增汤。
 
老闆说他小时候就住在三合院,对老房子就是有感情,这老房子旧到不能做结构的改变,只好在软装上弄点花样,在没太多钱的情况下,就只好拿这尘封30年的老房子裡,留下的一些垃圾来用,牆上看到的这些东西,还有部份桌椅,都是原本留下的,其他大部份玩意也都是捡来的。
 
牆上做为装饰的老信封,裡面还有信,是屋主的不知道那一代,以前跟笔友通信的信,前不久,从床底下翻出来的,我忍不住想看,他还是"嘿嘿嘿,你还是别看了"。
这一天晚上,连台南这座冬天都穿短裤的城市,气温都降到只有8度,没客人,所以8点就打烊了。他正常打烊时间是晚上10点,可是前两天,客人太HIGH,硬是延到半夜三点才打烊。
 
第5天
 
温度回暖,太阳出来了,慢慢蒸散著寒气。
 
隔避小吃摊的儿子跑过来串门子,看到人就问你会不会下跳棋,老闆说"人家在安静喝咖啡你别在那边闹"。
 
隔壁另一户的胖狗,在消失冬眠一天后,又懒洋洋地在街上晃来晃去,鑽到后面厢房裡,过不久又晃了出来,这整条街道就跟牠家后院一样。
 
老闆一边作勢踢狗 "快滚快滾,我作生意",一边转身拿了一块饼干蹲下来喂狗,相爱相杀。
 
走出店到街上晒晒太阳,老闆自言自语说"今天客人应该会比较多吧"。
 
我才想起来我一直忘了问老闆大名,他说他叫威廉,用著极浓厚的台湾南部口音,于是我又多了一位在台南开店的朋友。
晚上我又路过,有客人,我站在店门口随意扯了几句,老闆请我喝了他自己做的咖啡调酒。
 
我说明天该走人了,他特別叮嚀我 "記得明天中午12点半才开门吶!"
 
第6天
 
要走了!路过巷子,这天对台南来说是久违的蓝天,看到店门还紧闭,古老的木门上用粉笔写著。
 
"今日12点半开门"。
 
那好吧!只好等下次来台南再来跟老闆聊天了。
 
后來有一天
 
台北下了一星期雨,下得我烦闷,于是我又来台南了。
 
这一天,庙会刚好开始,灯笼挂了整条街,要一直挂到元宵节。
 
来看灯笼的人络绎不绝,老板说,这个广告效果最好,果然,好多路过的人拿着相机往店内拍。
 
店里客人挺多,热热闹闹,有第一次来的客人,也有天天报到的熟客,大家仿佛都自来熟,打成一片。
 
这位有點搞笑的大叔是老板的朋友,听说是研究鱼类病毒的生化学博士,进到店里到处打招呼后,从塑料袋里拿出一堆面膜,见人就发,男客人就送男用面膜,女客人就送女用面膜,每人都一盒,热情的不得了。
 
老板说这是他朋友的新事业,原来老板以前也有待过一段时间养殖业,不过那年台湾发大水,让他损失惨重。
 
我在想吶,该不会是什么三无面膜吧!后来经过后面厢房,听到博士与迈抠用英文在讨论化学论文,我才想...看来这人是真才实学......
 
第一次遇到喝咖啡送面膜这种事,看来这间店改为全台第一间面膜咖啡吧好了。
 
有时候,一间店会吸引你,也不是饮料有多好喝,大慨就是那种臭味相投的热闹感吧!
 
推荐 4